熱火沒那麼強,塞軍就是太嫩
東區決賽G2,熱火從上半場最多落後17分反撲,106:101力克塞爾蒂克,七戰四勝系列賽搶下2:0領先優勢。 塞爾蒂克G1最多領先13分,終場前9分30秒還以88:77領先,但被熱火翻盤。G2最多領先17分,第三節被熱火逆轉,最終還是輸了比賽。 G2塞爾蒂克投籃命中率、三分命中率、罰球數罰中數、籃板球都更勝熱火,一度領先17分,但最終還是栽在更老練、防守更有效率、決勝期更穩定熱火手裡。 塞爾蒂克被視為未來巨星Jayson Tatum上半場17分,下半場靠灌籃和罰球得4分,全場出賽42分鐘12投6中,效率、狀況並不差。但下半場和決勝期,Tatum完全消失在場上。 連續兩場塞軍都曾至少領先兩位數分數,但最終都輸了比賽,為什麼? 塞爾蒂克就是「太嫩」,即使這支年輕塞爾蒂克連續四年打進東區決賽,但他們並沒有累積足夠經驗,學會打關鍵球,Tatum能力、球技都是第一流,但出手選擇和關鍵球還是少了「火候」以及致命殺手該有致人於死的特質。 塞爾蒂克決勝期關鍵球星還是要靠Kemba Wlaker。Kemba Walker在G2已經恢復狀況打出水準,關鍵三分和戰術角色都非常出色,Walker 23分、7籃板,三分球11投4中也很稱職,但塞爾蒂克還是缺少一口氣:下半場奮起求勝那股氣,以及決勝期穩定軍心的殺手表現。 面對熱火侵略性防守和下半場反撲,以及更重要決勝第四節,塞爾蒂克第四節都曾經從領先、落後到反超,但最終一直拿下不勝利。教練和球員得共同解決這個困局。 塞軍現在最大困境有兩個: 1、下半場防守:熱火連續兩場都在下半場反彈,第四節逆轉,熱火贏球關鍵是更緊密防守、區域聯防帶包夾,靠著防守帶動反擊、快攻。 塞軍上半場攻勢暢,防守堅密充滿壓迫性,給熱火進攻、傳導、節奏製造很大壓力。但下半場塞軍防守就失去上半場那種「窒息式」壓迫,防守端打不出上半場緊迫性和效率,這是塞軍連兩場在下半場失守重要原因。 2、第四節關鍵球:Kemba Walker一直是塞軍戰術地位、控球、節奏主導者,他的關鍵球也夠水準,對熱火兩戰,Kemba Walker投進4-5關鍵球,幫助塞軍咬住比分,搶到取勝機會。 塞軍還有兩個關鍵球選項,或者換換手氣也不錯,Jayson Tatum和Jaylen Brown季後賽都打出生涯最佳狀況和手感,關鍵球塞軍教練可以考慮讓三人去分擔,不一定要局限在Walker處理。 從下半場要求防守做起,打得更主動具侵略性,關鍵球讓三巨頭輪流持球,換換手氣同時改變戰術思維,擾亂熱火防守部署和對位,這是塞軍解決「太嫩」問題的必要手段。 如果用連續第四年打進東區決賽來看衡量,塞軍在決勝球和關鍵球的表現是不及格,塞軍並非經驗不足,也不是沒見過大場面,但很明顯,熱火就是贏在:面對大場面的從容和承受壓力的韌性。 Jayson Tatum擁有球星身手和超凡技術,具備非凡天賦和身材、對位優勢,他才塞軍未來領軍人物,但現在Jayson Tatum還不會帶動團隊,打好關鍵球,做出最正確選擇和解讀比賽,除了攻擊、單打、得分,他還需要學會幫助隊友打得更好更有信心。 對熱火這個系列賽,如果Jayson Tatum不能挺身而出,打好關鍵球,在決勝期持球製造熱火壓力和防守猶豫,為隊友創造各種空間,那麼塞爾蒂克可能就要提早打包回家。 除了Kemba Wlaker穩定輸出和戰術地位,還需要Jayson Tatum打好關鍵球,做出正確決定和解讀比賽,塞爾蒂克教練Brad Stevens只有一天可以溝通、調整,重新建立球隊信心。